唐朝三省六部权力最大的是谁?

2019-10-06 18:54栏目:公务员资讯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行政管理学系主任倪星回忆,去年其曾在一次内部会议中听到深圳市编办的相关人员介绍思路,“主要方向是市长层面仅设置一正一副,其他副市长则各自牵头成立决策委员会,下面再设置各个执行局,而将现有的监察局和审计局等合并成立监察委员会”。

问题:汉朝之后的魏晋南北朝,内廷官尚书、中书、门下,开始逐渐外廷化运作。n隋唐的时候,终于用“三省”分解相权,具体来说:中书省负责起草诏书——也就是拿出方案,门下省负责审核复查,皇帝拍板后,尚书省负责执行。n中书最高长官中书令,门下省最高长官侍中,尚书省最高长官尚书令,中书与门下各有左右手,称为中书左右侍郎、侍中左右侍郎,尚书左右手称为左右仆射,左仆射偏重民事、有仆射偏重军刑工事,尚书下属六部。n李世民之后,尚书不再设置第一长官尚书令——因为李世民在当皇上之前,就是尚书令兼天策上将。这是为了避讳。最有名的左仆射是杜如晦,最有名的右仆射是杜如晦还有李靖。n现在的问题是,丞相权力一分为三后,到底谁是权力最大者,我们习惯上称尚书左右仆射为丞相,事实真是如此吗?n个人认为,尚书省的职权不如中书省大,因为中书省是法律制定、方案拿出者,最高的讨论和决策在政事堂(相当于现在政治局常委),政事堂除过皇帝,第一实权派就是中书令,一般尚书省左右仆射都不参加,只有皇帝特赐,才可以,有时候某部尚书也能得此殊荣。n中书令还负责政令执行过程中的部分督导权——因为方案本身就是他拿出的。n这样看来,中书令职权是高于尚书令的

揭秘中国古代的“大部制”改革

  但是这一思路究竟是否是最后方案尚存疑问,马敬仁认为这只是“方案之一”,乐正也强调配套细则尚在制订当中,“现在还并没有定案”。但可以肯定的是,现有政府架构将被再次打破,机构的撤并也在所难免,“我们会分流一部分人,再自然精简一部分”,乐正说。

回答:

从秦汉时期的“三公九卿”到隋唐时期的“三省六部”;从宋代“中书门下”“枢密院”到明清时期的“四辅官”“内阁”制,在中国古代的不同朝代,“大部制”曾几经变迁——

  在去年全国两会上公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时任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曾用改革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来形容机构改革的复杂性。马敬仁也说,深圳的改革不可能一步达到外界的期望,“中央给深圳先行先试权,也正是探索一条可行的路径,而非寄希望于一蹴而就”。

前期是尚书省,后期是中书门下。

秦汉时期的“三公九卿”“三府九寺”制

  5. 据调查,深圳重启“行政三分”的改革最大阻力,依然在于机构的数目以及定级。

三省六部虽然在唐代正式确立,但是在唐之前,三省便已经存在了,并且不止仅仅有三省。

在古代中国,中央政府最高行政官是宰相,系“百官之长”。在秦汉时期,此职位官员并不称“宰相”,宰相在隋以后的“大部制”改革中才定名,在之前通称为“丞相”,或“相国”。

  马敬仁分析称,从上次经验来看,决策部门想要实现一步到位的剧减已基本不可能,“现在有21个部门,我们可以先微调,比如调到15个到18个,下面再设置相应的执行局,这样改革的阻力最小,也可以渐进达到目标”。这些部门将按照大行业大系统的原则来进行运作,“比如发展与改革局是典型的纯决策部门,再比如规划国土系统,规划属于决策局,而住宅和国土就肯定属于执行”。

就三省重要性和地位而言,权力最大,地位最高的是尚书省,职位最大的也是尚书省的最高长官叫做尚书令。因为早在汉代开始,尚书省的前身尚书台便作为一个重要权力机构而存在,后来的中书省、门下省都是为了平衡与制约尚书省而设置的新机构。

古代中国的“大部制”改革,一般都是围绕宰相位置展开的,或兴或废,或增或减,由此影响到政府机构的变化。

  三大类部门的“定级”则存在一定悖论。倪星解释称:“毫无疑问如果决策部门的行政级别较高,会比较有利于协调,但是这样又会增加阻力,比如执行部门的局长就会想,为什么我比决策局的局长要低半级或者一级?”

所以尚书省的地位和权力是最大的,也正是因为最大,所以唐太宗之后不设尚书令,改用尚书令的副手,尚书仆射作为尚书省的长官,之后为了进一步制衡三省长官的权力,连中书令、侍中都不常设,改由皇帝任命地位低的大臣兼任宰相,以达到制约相权的目的。

秦汉时中央政府机构主体,是“三公九卿”体系下的“三府九寺”,汉代“大部制”改革,其实质就是改革“三府九寺”制度设计。

  乐正透露,为了避免上次改革的历程重演,深圳本次改革很有可能将按照决策、执行、监督平级的模式来推进,“如果职能分工够明确,就不会存在决策指挥不动执行的问题”。马敬仁则认为,理想中决策与执行的关系应为合同关系,而非上下级关系,“每年执行局要给决策局签订行政合同,当中就规定了今年的任务,然后监察局再按照合同的完成情况来考察绩效”。

后来又进一步为了制约相权,加强行政效率,将中书省和门下省合二为一,改为中书门下,作为宰相的权力机构。

“三公”概念,先秦时期已存在,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为先秦时的“三公”。秦汉时“三公”的办公场所称为“府”,故有丞相府、太尉府、御史府。丞相府掌管行政,太尉府掌握军权,御史府负责监察兼皇帝的秘书办,自然,“三府”是当时国家最高的权力机关。

  此外,监督的方式也将改变。一方面,新制度将实行垂直制、派出制的方式来监管,有别于过去的同级监督制;另一方面,据马敬仁介绍,新制度要求,凡是由政府财政拨款的单位将全部被纳入监管范围。这将意味着,之前在监督范围以外的事业单位,也将被纳入监管范围。

所以在后来权力最大的是中书门下,也叫做政事堂。

西汉中前期,“三府”的地位并不平等,丞相府权力最大,地位最高,威胁皇帝。刘彻当了皇帝后有意削弱之,到刘骜当皇帝时,对“三府”制度重新设计,于绥和元年启动“大部制”改革,实行司徒、司马、司空新“三公制”,行政级别平行,联合执政,大大削弱了丞相的权力。

  6. 多位相关人士还对本报记者确认,在《深圳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中,明确深圳将“探索城市行政区划及管理体制上改革”,即“适当调整行政区划,推进精简行政层级改革试点,实现一级政府三级管理,创新现代城市管理模式”。

回答:

秦汉时官场上基本是公、卿、大夫、士四个等级,“卿”行政级别低于公,但与公一样都属政府高级官员。秦汉在上古周代“六卿”基础上扩增为“九卿”,即太常、郎中令、卫尉、太仆、典客、廷尉、宗正、治粟内史、少府等9个“卿级”官员。

  现有中国城市的行政层次均为“两级政府、四级管理”,即市政府、区政府、街道办、社区,前两者为行政政府,后两级则为政府派出机构。根据规划,深圳将逐步取消区政府,将其也改为政府派出机构。

这就好比现下的美国民主制度 三权分立 中书省就是国会议院 负责制定国策法律 门下省就是最高法院 负责司法程序解释和监督审议法律法规监督政府部门 尚书省就是政府部门 负责执行国家政策民生国防等的具体事物

卿的办公场所称为“寺”,所以有“九寺”一说。“九寺”是汉代的中央行政执行机构,为汉代的“九大部委”,实行的都是“大部制”。

  对于撤销区级政府带来的人事变动,本报记者所接触的人士均未正面回应。如乐正就表示,“区长们依然会工作,级别不会发生改变,只是名号可能有所不同”。马敬仁则透露,按照现有部署,深圳将采取“两级政府、三级管理”作为过渡模式,即将街道办和社区合并管理。

比如太常寺,又叫奉常,掌管国家宗庙祭祀、礼仪、天文、教育、医药、卫生等,综合了现代文化部、教育部、科技部、卫生部、药监局、气象局等部门的全部或部分行政职能,可谓西汉的“大文化部”。

  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曾表示,深圳将通过为期5年的改革,到2013年建立全新的公共服务型政府,这一时间表比全国目标提前7年。

实际上,汉代“部委”不止九大部门,九卿是个虚数。据《西汉会要》“正卿九”条刘熙注,“汉常置十二卿”,执金吾、大长秋、将作大匠也属卿列。西汉中后期,编制膨胀,如仅一太常寺“公务员”便多达上万人,在刘秀建立东汉后进行的“大部制”改革中,大幅精减,但编制仍超过1500人。由此可见,汉代的“大部制”改革并不彻底。

  此外,《深圳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中还提及将“深圳经济特区”覆盖整个深圳行政区划,这意味着在深圳持续20年的“一市两法”局面将会改变。

魏晋时期尚书中书门下“三省”取代“三府”

  深圳人习惯用“关内”、“关外”区分是否为深圳经济特区。“关内”包括罗湖区、福田区、南山区、盐田区,“关外”则包括宝安区、龙岗区、光明新区。目前深圳市人大通过的所有涉及深圳经济特区的地方性立法均只适用于“关内”。乐正表示,这一现象虽然在现实中已经逐步被突破,但关内外的划分依然给深圳发展带来了制度性的障碍。

秦汉时的“三府九寺”行政架构,到魏晋南北朝时已名存实亡,官员多是“闲职”,实际权力转移到了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三大机构,隋唐“三省六部”雏形于此时出现。

  乐正还透露,虽然将“关外”划为特区在方案中有所涉及,“但是这个不是短期的问题,不会很快实现”。

尚书省源于西汉末年设置的尚书台办事机构,本属少府寺,是皇帝的“秘书班”,最早仅主管宫中文书的收发、保管,编制仅4人。到东汉中后期,国家朝政由台阁管理,尚书台实际成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架空了“三公九卿”。

  7. 古代中国在唐宋时代建构了三省六部制,让行政既高效而又相互制约。三省,即中书、门下、尚书三省。中书省负责定旨出命,门下省职掌封驳审议中书省制定的诏敕,经皇帝裁定后交尚书省贯彻。尚书省职责为执行,设吏、礼、户、兵、刑、工六部。另有御史台监察全国官员。在这个体系中,皇帝和中书省进行决策,尚书省六部负责执行,而门下省和御史台负责监督政策的制定和官员的行为。

到曹魏时,尚书台便从少府寺独立出来,开始成为外廷机构。其首长是尚书令,与九卿为同一行政级别,而开朝会时,位置则在九卿之前,实权相当于丞相。到南朝宋台省合一时,称为“尚书省”。

  唐高祖武德年间,因中书省出诏令、门下省掌封驳,日有争论,纷纭不决,所以皇帝决定在门下省加设政事堂,令两省长官在此先达成共同意见。初始仅三省长官,即中书令、侍中、左右仆射方能与会,后皇帝又加以他官参加政事堂会议,称为参知政事、同中书门下三品等,以后逐渐统一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之名。融合了中书门下两省的政事堂,成为独立的决策机构,居于领导地位,与尚书省六部以及御史台,构成了大唐帝国决策、执行、监督的“三驾马车”。

主导曹魏“大部制”改革的是开国皇帝曹丕,曹丕扩大了尚书台的行政职能和内部结构,其下设立了吏部尚书、左民尚书、客曹尚书、五兵尚书、度支尚书、祠部尚书等“六官”,地方上还有派出机构“行台”;同时,精减尚书台下属职官,将东汉时34种尚书郎(又称“郎曹”)合并为23个,分属六官。

  8. 知名网络评论人士“十年砍柴”认为:权力,必须予以制约和监督,否则,一定会走向腐化,不管这权力的外表穿着一件多么华丽的衣裳。如何制约和监督公权力,让其不被滥用,不仅在现代民主与法治国家是个非常重要的政治课题,即使在帝制时代,皇帝也会注意权力的相互制约。

曹丕的“大部制”改革另一个突出特点,是设置“中书监”。中书,最早叫中尚书,由汉武帝所设,地位很低,与“中丞相”由来一样,也是因由中人宦官担任。中书监负责为皇帝草诏谋议,因机构设于内宫省禁之内,故称“中书省”,“省”由此也成了古代官署名。加上由服务于皇帝的部门侍中寺改来的“门下省”,中央权力中枢出现了“三省”制度。

  中国隋唐时代的三省六部制,在现代宪政民主制度没有诞生以前,在全世界都算得上较好的政治制度。隋唐这种行政权三分法,基本上被后代承继,只是名目有变,或三种权力有消长而已。如此政治制度,一直延续到晚清,已经适应不了社会的发展,到了非变不可的地步。为什么呢?那是因为人权的概念在勃兴,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国外已经有了现代民主国家。如此,晚清才有立宪之举,如此,中山先生提出“民族、民权、民生”才可能聚集民心,推翻满清。满清灭亡后,再没有谁能走退路了,必须举起“共和”的大旗方可。为什么呢?支撑帝制国家合法性最基本的政治理念“君权天授”已经没人相信了。

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三公九卿”制与“三省六官”制并存,朝中有两套行政体系,导致机构重叠,职责混乱。为此,司马炎代魏建晋后,于太康年间曾就“大部制”改革进行过辩论。

  现在多数国家,不论欧美国家所宣称的民有、民治、民享,还是我国的人民当家作主,都以主权在民为基石。在这样的政治理念下,完全可以在整个政治制度层面解决权力制约和监督的问题。如果真正完善了权力来源于人民,权力向人民负责,由人民来监督权力运行,何必再将行政权划为三种权力来相互制约呢,岂非叠床架屋?这种制度下,我以为行政权本身,反而应尽量不分散,以提高效率。因为行政权的外部,已经受到另外两种权力乃至舆论的制约与监督。

就两套行政系统的整合撤并,朝臣各方各执一词。以司空裴秀为代表的保守派占大多数,坚持维护“三公九卿”政体,还行政权于诸卿;以秘书监荀勖为代表的改革派则认为,“设官分职,委事责成……九寺可并于尚书”,主张新政。

  9. 《新京报》记者认为,深圳市重启“行政权三分”改革,现实意义并不大。现行的、普遍的政府组织结构,本来就是“行政权三分”的,本级政府,包括直属的各个委员会、办公室、领导小组等为决策板块;大部分厅、局,如税务局、教育局、卫生局等为执行板块;另一些厅、局,如审计局、监察局等等为监督板块。深圳市“行政权三分”改革的直接后果,可能就是做实决策板块,将其从指导机构变为指示、指令机构,通过增强决策版块对于各执行局的约束权力,以更好地起到统一其方向、协调其行为、特别是协调彼此间矛盾冲突的作用。

可以说,曹丕的“大部制”改革,为后来隋唐时期的“三省六部”制奠定了基础。

隋唐实行“三省六部”制“九寺”降格降级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公务员频道 公务员论坛 公务员博客圈

隋唐的“三省”指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三省行政级别相当,但功能各异。隋朝规定,中书省决策、门下省审议、尚书省执行,这样三省相互牵制、监督。三省长官实为“宰相”,都参加朝廷最高层决策会议,各对皇帝负责。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唐朝进一步改革并明确了中书、门下二省为决策机构,尚书省为中央行政核心,尚书省尚书不能参加决策会议,被排除出决策系统。这种把决策与行政分离的制度设计,是中国古代“大部制”改革的成果之一,相当科学。

隋唐时的“六部”是从魏晋时“六官”改来的,即吏部、民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六大部委”,秦汉时“九大部委”被缩减掉3个,创造了中国古代“大部制”改革的典范,一直沿袭到清朝。

“六部”中的每一部都很大,如工部,便掌管土木、水利工程、农、林、牧、渔等多个领域和行业。“六部”下面各设“四司”,故有“三省六部二十四司”一说。

可见,“三省六部”制明显优于“三公九卿”制,大唐盛世与政体的先进不无关系。

“九寺”官署在隋唐时期仍保留,只是统统降格降级,与“五监”、“秘书省”一样,是具体办事部门。此时的“九寺”与“六部”没有隶属关系,但得接受六部的督责,与六部有对应关系。

李世民当皇帝时启动的“大部制”改革,机构精简最彻底。时由开国宰相房玄龄主持,整个中央机构官员编制仅为640员,只有隋朝的四分之一多一点。

李世民死后,政府机构编制迅速扩增。唐高宗显庆年间,九品以上内外文武官员已有13465名。武则天统治时期到唐中宗、唐睿宗时期,官员数额的膨胀更见严重,决策和行政效率下降。

李隆基当皇帝后,又启动一轮“大部制”改革,以解决冗官问题。为此专门编制一部政改大纲,这就是《唐六典》。仅开元二十三年,便“停废诸司、监、署、府十余所,减冗散官三百余员”。

宋代“中书门下”“枢密院”分掌全国政军大权

到了宋朝,中央行政机构仍沿袭隋唐时“三省六部”制,内部结构有很大变化,并增设了枢密院等新机构。

最大变化是“六部”不再属于尚书省,而成为真正独立的中央行政机关,但权力和作用下降和减小,职权转移。如兵部权力转给了枢密院,户部的财权则为“三司”分去。

历史上发挥重要作用的“三省”、“六部”、“九寺”等,在北宋都是虚位,实由“中书门下”与“枢密院”分掌全国政军大权,中书门下一把手“平章事”、枢密院负责人“枢密使”和三司的领导“三司使”,为北宋事实上宰相。

宋代是古代中国机构最臃肿、闲官、冗员最多的朝代,与魏晋一样,有虚、实两套班子。由于政府机构庞大,官多事废,名实不符,人浮于事,互相推诿。到宋仁宗嘉祐八年,距宋代建国仅百年时间,官员数量已“十倍于国初”。因为吃财政饭的官太多,国家财政有时还不够发工资。

于是,有了元丰年间的“大部制”改革。

此次“大部制”改革由当朝皇帝赵顼主导。之前,在王安石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熙宁变法”)中,已涉及“政治体制改革”,但只是小打小闹。熙宁末年,赵顼令校勘《唐六典》,作政改理论上的准备。元丰五年,在大臣蔡确、王圭的协助下,正式启动“大部制”改革,史称“元丰改制”,撤销了“中书门下”这一机构,恢复了唐朝“三省”制度。

但是,赵顼生搬硬套《唐六典》,却又未完全走唐朝的政改路线,所以“元丰改制”实际上是失败的。类似的“大部制”改革,整个两宋时期进行过多轮,如宋徽宗政和年间、宋钦宗靖康年间、宋孝宗干道年间,均先后进行了政改,希望借“改革”富国强兵,但因“改革”思路和设计有问题,始终未能奏效。

到了明清时期,也曾启动多轮“大部制”改革,其中以朱元璋的“大部制”改革最有影响。洪武十三年,朱元璋诛杀丞相胡惟庸,废除中书省,终结了自秦设立的丞相制度,创设“四辅官”,出现了“内阁”制。内阁制度为清朝继承,“党议天下之政”,成为清代朝廷权力中心。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公务员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唐朝三省六部权力最大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