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率、近视率攀升 中国幼儿体质状况恶化亟待

2019-09-23 01:19栏目:外语留学

  英国《泰晤士报》8月20日文章,原题:太多课堂时间导致中国幼童肥胖率位居世界最前列 中国已成为世界上幼儿超重和肥胖率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而幼儿园内的学业压力被认为是引发这场健康危机的罪魁祸首。由于被要求学习越来越具竞争性的课程,该国幼儿无法每天都按照官方推荐的时长参加户外锻炼活动。

图片 1图片 2

如何为孩子多争取一些运动、睡眠时间?一项调查显示——

  首都体育学院副院长王凯珍告诫称,一项调查显示,中国3岁至6岁幼儿的超重或肥胖率已达30%。“我们现在就要采取行动,否则将为时已晚。”她说。为此,中国教育部已经禁止该国幼儿园开展密集学习活动,并要求所有小学不得为招生设定任何学业标准。此外,中国政府还已划拨专项资金应对其最年幼公民体质正在逐渐下降的问题。

肥胖率、近视率不断攀升—— 我国幼儿体质状况恶化亟待关注

上海3~6岁幼童睡眠时间逐年减少

  中国幼儿体质面临的上述窘境,凸显该国正变得日益激烈的学业竞争。鉴于许多地方的最佳教育资源仅集中在当地少数几所学校,中国3岁至6岁幼儿正为提高其被此类学校录取的机会而承受繁重学业压力,包括在越来越小的年龄段就识字阅读、算术和说英语等。一项对133所幼儿园进行的调查发现,几乎所有幼儿园都在教拼音,甚至还有一些开设计算机课程。2017年对中国西部贫困地区442所幼儿园进行的研究显示,其中2/3都在教授小学课程。在那些不提供此类课程的地方,家长正花费成千上万元将其幼儿送入越来越多开展“填鸭式教学”的幼小衔接班。

我国青少年学生体质持续下滑近年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但一个尚未引起足够重视的问题也在日益凸显,那就是我国学龄前幼儿的体质状况也不容乐观。业内专家近日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国家相关部门对幼儿体质趋恶进行干预已经刻不容缓。

日前,上海首份《学龄前儿童运动发展与睡眠健康万人问卷报告》出炉。报告显示,在运动方面,上海3~6岁幼童已经基本可以与加拿大、荷兰等国幼童持平,但在睡眠方面,上海3~6岁幼童明显低于全国同龄孩子的平均水平。

8月11日,旨在促进我国幼儿体育教育水平提升的“中国宋庆龄普蕾儿童及青少年体育教育与健康发展专项基金”在北京启动,该基金的成立背景正是因为我国幼儿的肥胖率、近视率等指标持续攀升,我国幼儿参加体育活动的时间、质量普遍不足。

本次报告由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以下简称“一妇婴”)与松江区妇幼保健院共同完成,本次问卷调查关注3~6岁学龄前儿童的运动与睡眠健康状况,调查样本涵盖了上海浦东、静安、松江、闵行4个区内的174所幼儿园(包括必须睡午觉的公办幼儿园和可自选是否午睡的民办幼儿园)的9833名儿童。报告通过最新数据科学分析了上海学龄前儿童活动技能、活动量、电子屏幕使用时间以及睡眠状况等。

首都体育学院副院长王凯珍向记者表示,我国北方某地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地3至6岁幼儿的肥胖和超重率已经达到30%,而综合全国的情况看,我国3至6岁幼儿的肥胖和超重率已经是全球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看上去只是一份课题调研报告,但实际上我们已经为这份报告准备了十余年。”调查课题主要负责人、一妇婴妇幼保健部主任花静介绍,3~6岁是孩子身心健康、智能发育的关键期,营养、运动和睡眠是这一时期成长的重要因素,“现代社会,营养都不错,很多家长也知道了运动的重要性,但对孩子的睡眠问题,重视不够。”

按照教育部在2012年正式颁布的《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3至6岁幼儿应每天参加体育活动两个小时以上,其中1小时应为具有一定强度的户外运动。但据雏鹰宝贝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李宇向记者介绍,根据他们近一年来在国内多地对幼儿园的调查,可以发现超过90%的幼儿园无法做到每天让孩子有足够的时间、空间参加体育运动。

家长对运动能力越来越关注

王凯珍表示,国内绝大多数幼儿园的老师只注重孩子的文化、艺术教育,重智、重艺、轻体,导致现在幼儿园的孩子即使想上体育课,老师也不会上,多数情况下,所谓的体育课只是让孩子们玩玩。

花静说,自己在发育行为儿科门诊期间,遇到过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在学习小学三年级课程的情况,“孩子缺少户外运动,经常久坐做题,对身心健康不利。”

相关调查显示,国内大多数家长认为幼儿每天都在跑跑跳跳,运动量应该是够了。殊不知,科学的体育运动与无目的的乱玩完全不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上海的家长在孩子运动能力的锻炼方面,似乎已经有了更强的意识。比如,目前市面上针对学龄前儿童、1~4岁儿童开设的统感协调班、游泳训练班等,都受到了幼童家长的热捧。很多家长在孩子未满1岁时就把宝宝送去婴儿泳池学习游泳。

王凯珍表示,小孩子天性好动,那么,就要让孩子的好动变成一种有目的地、有设计地去动,比如他总是动腿、总是跑,那我们就要考虑小孩的腰肢、手臂等部位的锻炼。因为孩子如果喜欢某个动作,往往就会拼命做,这样就会使孩子身体发育、身体素质发展不全面、不均衡。

从数据调查反映的结果也可以印证“家长对运动能力越来越关注”这一观点。调查结果显示,9833名儿童中,超重儿童1472例,超重发生率14.97%;肥胖儿童912例,肥胖发生率9.27%。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国办事处教育与儿童发展专家陈学锋博士在8月11日举行的中美体育论坛幼儿体育分论坛上表示,幼儿的运动不足、不均衡对孩子的负面影响有很大隐蔽性。因孩子幼年时期的运动不足、不科学,在身心上的负面反应可能要在孩子几年甚至几十年后才能显现出来。因此发达国家目前都非常重视幼儿体育。陈学锋提供的一份英国3至5岁幼儿运动指南显示,英国不仅要求幼儿每天有3小时以上的体育活动时间,而且要求运动种类丰富。而按照美国体育教育协会和美国医学会的建议,孩子白天每1小时作息就应有15分钟的运动时间。

比较2010年国民体质监测数据,当时上海市3~6岁学龄前儿童超重、肥胖率分别为15.98%和11.15%。这两个数值均有所下降。

面对我国幼儿体质出现的恶化趋势,王凯珍认为,相关政府部门应尽快出台干预措施,要吸取我国青少年学生体质恶化到了严重地步才亡羊补牢的教训。王凯珍建议,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要跨界协同联动,分管幼儿教育的基础教育司和分管大中小学校体育工作的体卫艺司也要实现协同联动。

即便与以色列、加拿大、荷兰的同龄儿童相比,上海儿童的运动能力也并不差。

本报北京8月12日电

课题组把上海儿童与以色列儿童、加拿大儿童、荷兰儿童的类似运动数值进行比较,结果显示,上海儿童大运动能力较以色列儿童更好,但一般协调运动、精细运动、书写能力较差;上海儿童运动能力总体与加拿大儿童相比无明显差异,但男童得分较加拿大男童低些,女童得分较加拿大女童高些;上海儿童与荷兰儿童运动能力相比无明显差别。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慈鑫 来源:中国青年报

综合世界各国对学龄前儿童运动量的建议数据,课题组建议上海学龄前儿童应当进行每天60分钟中等及以上强度的身体活动。

上海3~6岁儿童睡眠时间明显偏短,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而令人担忧的是孩子们的睡眠时间。上海一所民办双语幼儿园的孩子家长告诉记者,她所在幼儿园班级里,几乎每个孩子都报名参加了一个运动班、一个艺术班、一个逻辑思维班或一个英语班,“课那么多,时间排不开,几乎每天下幼儿园后都要送去上课。上课时间一般从18:30到20:00,回家洗洗,再上一个‘在线英语一对一’课程,每天基本都要22点左右睡觉。”

22点左右睡觉,第二天一早7点就要起床,对孩子来说,通常的睡眠时间大约只有9个小时。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从2006年至今,中国学龄前儿童的睡眠时间正在逐步减少,这种趋势值得警惕。2006年一份针对12个省学龄前儿童睡眠情况的调查显示,当时,3岁儿童平均睡眠时间为11.64个小时,4岁为11.56个小时,5~6岁为11.29个小时;到了2015年,一项针对全国10座城市1632名学龄前儿童的调查显示,被调查者的平均睡眠时间为9.57个小时。

而在上海,一妇婴的调查报告显示,上海3~6岁儿童的睡眠时间明显偏短,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报告称,上海儿童的平均上床时间在21:21,平均起床时间为7:06,平均需要花费0.33个小时入睡,平均的睡眠时长在9.06个小时。

一所普通公办小学三年级学生家长邹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女儿在幼儿园期间每天大约能睡9个小时左右,但从小学二年级开始,由于学业压力的逐步增大,已经停止了原本每天将近1个小时的运动时间,而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做作业、习题上。如今,工作日期间,女儿每天22:00左右睡觉,早晨7:00起床,除了学校体育课,几乎没有体育运动;双休日,女儿每天各种补习班报满,补习班还要布置作业,能做到21:30睡觉,第二天7:30起床。“身边的同学几乎都这样,到了小学就减少运动,增加久坐时间,减少睡眠时间。”邹女士说。

而另一边,一妇婴课题组结合国外指南和本国调查结果,推荐学龄前儿童每天应有10~13个小时的高质量睡眠(包括白天的午休或小睡时间)。这意味着,上海3~6岁的学龄前儿童起码还需要多睡1个小时。

这1个小时从哪里来?花静说,这恐怕将是一个系统浩大的工程,“医生只能从孩子健康成长方面给出建议,但要实现这个目标,要家长、学校甚至整个社会共同努力。”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6月21日 05 版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肥胖率、近视率攀升 中国幼儿体质状况恶化亟待